亚搏亚搏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为何斯大林作为格鲁吉亚人,却在控制苏联时期推广大俄罗斯主义?

苏联刚刚建立时,从前大力支持民族自决,所以在苏联境内,就呈现了许多自治州乃至加盟共和国。但斯大林当政后,却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变,非但不再宣传民族自决思维,并且在国内施行了“大俄罗斯主义”,对各少数民族进行严酷的虐待。

比方乌克兰大饥馑,就让其时的乌克兰民族丢失了近四分之一人口,外界普遍以为这是斯大林针对乌克兰的“种族灭绝”举动,毫无疑问,也和他的“大俄罗斯主义”思维暗合。

你也配姓赵?推广大俄罗斯主义的斯大林,其实是格鲁吉亚人

或许很多人想不到,主政后一力推广大俄罗斯主义的斯大林,并不是俄罗斯人,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少数民族。

斯大林出世于格鲁吉亚,母语是格鲁吉亚语,家园仅仅格鲁吉亚一座偏远的小城,爸爸妈妈都是朴实的格鲁吉亚人,所以他毫无疑问是不具备俄罗斯血缘的。就这样一个朴实的少数民族,居然在当上领导人后推广大俄罗斯主义来严酷地压缩少数民族的生活空间,这不是数典忘祖吗?

或许有人会觉得,格鲁吉亚人尽管不归于俄罗斯族,但和俄罗斯族有亲缘联系,言语也附近,就像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相同,所以斯大林对俄罗斯族有亲近感,并非出卖本民族,仅仅把民族认同上升到更远的先人算了。

但是这种观念也是站不住脚的,因为格鲁吉亚人是典型的高加索民族,格鲁吉亚语与归于高加索语系,不管从民族血缘仍是言语来看,都和俄罗斯八棍子撂不着,真要攀亲属,南斯拉夫人都比格鲁吉亚人对俄罗斯更亲。

所以斯大林推广大俄罗斯主义,在苏联境内虐待包含格鲁吉亚人在内的少数民族,便是实实在在地变节本民族。

心属俄罗斯而非格鲁吉亚,是斯大林早年的挑选

我们套用中文语境的话,斯大林便是妥妥的“大格奸”了,并且是让人无法了解的格奸。究竟一般的奸细,是在自己或许本民族处于弱势的情况下才会变节本族,而斯大林,却是在把握苏联最高权利的时分,自动变节自己的民族。

我们要从汉族里找个类比的话,恐怕也只要北齐的高家了。北齐的高氏皇族分明是汉人,却以鲜卑人自居,崇尚鲜卑文明,架空汉文明,这样的“奸细”,可以说是十分稀有的。

那斯大林是怎么走上这条路途的呢 ,答案就躲藏在他的生长阅历中。斯大林出世清贫之家,父亲是个鞋匠,母亲则是农奴的子孙,所以在格鲁吉亚人里,他们家也是社会的底层,受尽了本族员的压榨和轻视。这样的出世阅历,是很难让斯大林养成激烈的格鲁吉亚认同的。

并且他出世的时分,格鲁吉亚现已被沙俄控制了好久,小小年纪的他,最大的希望便是学好俄语,谋一份好的工作,然后改进家庭的贫穷情况。承受俄化教育的他,心中最敬仰的也是俄罗斯族的英豪。没有什么比年少的教育更能改动一个人的民族认同了,斯大林发生俄罗斯族认同,也是很正常的事。

从这个视点讲,身为格鲁吉亚人而推广大俄罗斯主义,其实是斯大林心里民族认同的投射,更是他早年的挑选,他便是诚心把自己当成一个俄罗斯人了。

斯大林推广的并非真实的大俄罗斯主义,而是“苏维埃民族”

斯大林最初推广的所谓大俄罗斯主义,并非狭窄的“俄罗斯化”,而是企图把整个苏联整组成一个单一的,现代化的苏维埃民族。只不过,俄罗斯人占有了苏联50%以上的人口,是仅有的主体民族,这才让苏维埃化与俄罗斯化在某种程度上呈现了堆叠。

斯大林所做的一切,意图都是为了保持苏共中央控制的安稳,而在他的观念中,只要让一切民族都讲俄语,学习俄罗斯文明,乃至发生俄罗斯族认同,才干真实确保苏联的国泰民安。

这个时分的斯大行,现已跳出了狭窄的民族观,他的民族认同,并非根据血缘或许族群文明,而是根据心里深处的“共产主义崇奉”。

共产主义发展到终极阶段,是不分民族和国家的,不管俄罗斯人仍是格鲁吉亚人,都是相等的,也是不必故意区别的。

因为斯大林的格鲁吉亚身世,在今日的格鲁吉亚,当地人对他的点评也是褒贬不一的。有的以为他推广大俄罗斯主义,是格鲁吉亚的敌人;有的人则以为他在任内杀害了几十万俄罗斯人,反而是格鲁吉亚的大功臣。这种两极分化的点评,也真是奇葩而又挖苦了。

赞( 717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亚搏 » 为何斯大林作为格鲁吉亚人,却在控制苏联时期推广大俄罗斯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