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亚搏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父亲让李世民吃瘪,儿子四个月就国破家亡,雄霸兰州的薛氏兴衰记

薛举,兰州人,隋末曾为金心胸校尉,在起义大潮的冲击下,他起兵造反,召集逃亡自号西秦霸王,成为西北区域一支最大的反隋装备实力。公元617年(大业十三年)秋七月,薛举在兰州称皇帝年号“秦兴”,封妻鞠氏为皇后立长子薛仁杲为太子,在兰州城南起坟全置陵邑,立祖庙当此刻济源人(今陕西陇县)唐弼率起义军十万之众被薛举吞并,实力大增今后便有了出动军队关中,争雄全国的想法。

但在薛举预备全力进兵关中计划攻取大兴,推翻隋朝控制之时,太原李氏父子已抢先一步,于617年夏攻入大兴,立代王为皇帝,改元义宁,李渊被封为唐王。薛举听闻大兴被攻取,无法之下只得回兵攻扶风李渊命李世民为元帅追击薛举,薛氏父子大北,退至陇城,李世民取胜班师回朝。

经过这次交兵,薛举知道了李氏父子凶猛,想屈服李氏父子。部下郝暖为薛举献策: 东结梁师都,西连西突厥,合兵攻长安。其时,地处大漠的西突厥可汗派人到大兴求婚未允,得薛举之请,慨然允诺出动军队。618年春,李渊在大兴称皇帝,改大兴为长安,封李世民为秦王。其时,割据雁门一带的刘武周、割据凉州一带的李轨和薛举三股实力都是唐的近敌。其间薛举实力最大,对唐的要挟最甚,是重生唐王朝首先要消除的劲敌。李渊采纳远交近攻之策,安慰凉州李轨,使其勿盲动,封秦王李世民为元帅率军攻薛举。

618年七月,丰州总管张长逊受命进击薛举部将宗罗喉,薛举率军来援,攻取折燎城,派前锋攻掠幽岐之地。秦王李世民率大军阻击,进驻高墌 城。李世民考虑到薛举军力虽强,但劳师远征,粮草缺乏,因而采纳深沟高垒、坚壁清野的战术,避开薛举速战的矛头。两边对峙十余日,此刻李世民得虐疾,委军务于长史刘文静、司马殷开山,并劝诫说:“薛举孤军深入,粮少兵疲,意在速决,不能耐久。他若来应战,镇勿与之决战,待我康复,为你们获取他。”但此二人不听秦王之劝,瞧不起薛举,认为乌合之众,一触即溃,持兵多势众,陈兵高燎城西南,摆开决战的姿势。薛举派部将宗罗睺私自抄这以后路,选用双面夹攻之计,杀得刘文静等大北而逃,士卒死者十有五六,李世民部下的大将如李安远、刘弘基等都战死阵中。薛举轻易地攻占了战略要地高墌 城,薛仁杲进军围宁州。这一仗使薛举军事上占了优势,可是没过多久,薛举竟然病重而死。随后长子薛仁杲继皇帝位。

而薛仁杲从继位到消亡仅有四个多月。八月,唐高祖李渊再次命秦王李世民为元帅,率兵讨薛仁杲。薛仁杲力大善射,军中号“万人敌”,性情强悍。继帝位之出兵围径州,径州守将刘感死守城池不出,终究因城内粮尽被擒。薛仁杲虽取得小胜,但早已处于内外交困之地步。内部不好由来巳久,在他立为太子时就与诸将有隙,因为他为人残酷, 及继位之后,部将更是优心忡忡。原本诸将都重薛举而轻仁果,薛举身后,郝缓也一病不起。

此刻李世民已率大军迫临。薛仁杲派宗罗睺迎战。李世民坚壁不出,对宗罗睺的应战不予理睬。部将纷繁请战,李世民剖析军情道:“我军新败受挫,士气不振,敌军持胜而骄,有轻敌之心。我坚壁不出,避开他们的矛头,拖垮他们的锐气,等我军士气发奋,可一战而获全胜。”所以传令军中,“敢言战者斩”两边对峙六十余日,这时薛仁杲军粮已尽,坚持不住, 部众离心。先是其部将牟君才等率部屈服,接着他妹夫左仆射钟俱仇献出河州地图。李世民看到时机已到,决断决战。他差遣大将庞玉诱宗罗睺于浅水原,当宗罗睺与庞玉鏖战之时,李世民率玄甲精骑猛冲直捣这以后,宗罗睺四面楚歌,三军大溃,一败涂地。薛仁杲见宗罗睺战胜,患难与共率余部逃回。李世民为不给敌人喘息之机,当即亲率二千精兵紧追。一昼夜疾驰二百余里,追赶到折墌城城下。至黄昏,李部大军也赶到,团团包围住折墌城,城内守军夜半纷繁出城屈服,薛仁杲见大势巳去,第二天率文武百官出城屈服。过后, 部将问李世民:“宗罗眠虽败,薛仁杲尚率万余精兵守城,元帅能率轻骑追击,直至城下是何道理?”李世民说:“宗罗喉等皆是陇西晓将,假使入城与薛仁果合兵守城,咱们就难以抵挡。我疾驰迫击,不使其入城,薛仁杲失掉依托,城内军心不稳,他就非屈服不行。”部将很敬服他的见地。

速战速决,李世民正是在快速运动中消灭敌人,夺取了成功。浅水原之战,对李氏父子来说是十分重要的。这次战役的成功为大唐帝国占稳长安奠定了根底。经过这次战役,唐朝平定了薛氏政权,安定了关中,又得到西北区域大片疆土和丰厚的资源。西北区域的安定使李世民可腾出手来全力抵挡东部的当地割据政权,然后完结大唐帝国的一致。薛举父子割据陇西, 首尾共五年。五年中的前三年,他起兵反隋,开仓救济,攻城掠地,建都称帝,对推翻隋朝控制起了催化作用,可是李唐朝树立后,薛举与唐朝的战役在政治上是失民意的。李渊建都长安后,政治办法开通,已深得关中民众支持。薛举想与李氏父子争全国的野心在大势已定之时底子不行能完成。其次,薛举父子与李渊父子比较,他们虽有称王称帝之野心,却无收取全国之战略。

除上述原因之外,还有战略上的过错。起兵之初,薛举兵锋东向,直指长安,意在推翻隋朝控制,这是对的。但当李氏父子占有长安,树立唐朝后,薛举应敏捷掉头西进,吃掉割据武威的李轨政权,在陇右区域安定政权,争夺民意,然后徐图进步。可采纳东睦唐朝李氏父子西联高昌西域诸国, 南和吐谷浑诸羌的战略,争夺构成与华夏王朝和西域诸国鼎峙的局势。这样,前史或能翻开一个新的篇章。但是,因为薛举父子的糊涂,这种局势终究未能呈现。而薛仁杲在军事战略上与大智大勇的李世民更无法比拟。

赞( 342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亚搏 » 父亲让李世民吃瘪,儿子四个月就国破家亡,雄霸兰州的薛氏兴衰记